春花已落,夏叶未老

2019/02/01 (13:19)阅读: 1,032 views

作者:左岸

分类:温情故事

标签:人生, 情感, 故事

评论:1 个评论

文/奶茶不太甜

又是新的一年到了。是的,大家都在说新年快乐。

“我也当然愿你快乐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你难过的时候,你知道你可以把泪埋在我的怀抱。愿我们有笑有泪的走下去,走到人生黄昏处,去看那场落日。”母女之间,如果也能做到这样一定美好万分。毕竟,母女间的这份率真纯粹,朴实真挚,绝非其他感情所能匹及。

《好儿女花》和《饥饿的女儿》都是重庆作家虹影纪念其母亲的作品,《饥饿的女儿》中作者站在自己的角度,看母亲生活中的种种言行,为母亲贴上冷漠、邋遢甚至麻木不仁等等不适合这个光辉形象的标签,彼时的她并不理解母亲,以至于义无反顾选择逃离到英国。

而《好儿女花》恰恰相反, 作者在书里这样写:那时候年轻,血液里全是叛逆,以为离开是唯一的出路。后来才发现,一个人若没有了故乡之根,也就是没了生命之根,必然会迷失。母亲,便是这根上的“根”。

《好儿女花》从多个人的角度,还原了母亲的一生:生在乡下的母亲,聪慧漂亮,从小就有主张,拒绝裹三寸小脚,被外婆体罚,饿饭,直饿到昏厥过去也不屈从。外婆把她许给有钱人家做童养媳,她就在月黑之夜一个人逃走,逃到重庆。

在逃离的船上,英俊而又神采飞扬的袍哥触动了母亲的心,母亲和袍哥男人举办了婚礼,不久母亲怀孕,生下一个女儿。然而,袍哥就是一个社会混混,从来没想过安稳的过生活。后来,母亲不堪袍哥的虐待,抱着大姐从家里逃出来,在嘉陵江边靠给船员洗衣服生存,遇上父亲,从1947年到1999年父亲去世。母亲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,但这中间,父亲因为出海长久未归,母亲一个人在船厂抬杠子,拼尽全力讨生活,但在那个饥荒年代,依旧喂不饱五个孩子。

后来,母亲认识了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对母亲一家照顾有加,和母亲一起打工养活孩子,母亲爱上了这个男人,并且生下了私生子,也就是作者虹影。因为这件不光彩的事情,街坊邻居对母亲极尽侮辱指责。直到父亲归来,得知情况后,父亲要母亲做出抉择,留下来养五个孩子,还是和那个人一起出走?彼时的母亲,挣扎煎熬至极,她咬牙割舍了虹影的生父,留下了虹影。和父亲一起养育六个孩子。

尽管自此之后,父亲不再提这件事情,但母亲还是未能逃脱周遭人的白眼和唾弃。人们脑洞大开地为她扣上各种帽子,直至作者长大成人,母亲终于从大姐记忆中温顺柔和、肌若凝脂的纤纤女子变为虹影眼里邋里邋遢,粗鲁凶悍的泼辣怨妇。事实上,极少有人关心母亲的情感,直到虹影长大,问及自己身世,母亲尽管三缄其口,但还是不免泪目。一直以来,母亲都在强迫自己忘却,直到得知虹影生父不久人世,母亲终于泪崩。这个看起来麻木的人,其实有深不可及的孤单。但是,她从不言说。

仔细想想,好像平常的生活里母女、父子之间的相处是这样的,因为是血肉相连的亲人,所以许多的话反而成为禁忌。交流是耻辱,亲近是羞耻,唯有通过互相苛求和中伤来表达对彼此的爱,才是理所当然。作者和母亲之间也难逃这种僵硬局面。

直到后来,母女两人分别许久之后,虹影再回家的时候,母亲已不如记忆中漠然,平和慈祥许多。记得书里虹影从英国回来时,对母亲说,“我恨这个世界”。母亲答:“你这样回家,不算回家,我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,你该学会爱,有爱,你就会快乐起来。” 母亲告诉她,你出去吧,或者出去就能找到真正的快乐。

后来的后来, 她才从大姐口中得知,母亲在年年去的庙会里,都会虔诚许愿:“菩萨保佑六妹,给她百合曼陀罗,给她利剑长江水,给她巫山云和雾,给她我的心、我的命,保佑她逢凶化吉,杆子到头路百条,事事通顺。”

好像,与我们相见时,她就“应该”是母亲。其实,是我们忘了,在这之前的一段人生,她也有美丽羽衣,也曾经在云端织虹纺霓,藏云捉月,久久凝注着自己的青春,被那份光华弄得痴然如醉。是她决定做母亲,才把羽衣锁在箱子里。但我们从不深究她的这些过往,她好像理所应当无所不能,无所不通,无所不包。

“我见过你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柔软的笑意,在炎凉的世态之中灯火一样给予我苟且的能力,边走边爱。”我想这就是母亲给予我们的力量,她不过是用自己独有的方式,宽容也好刻薄也罢,令我们渐渐明白不管怎样被生活对待,依然要许诺自己明日必有太阳,努力活得丰盛。

即使春花已落去,但只要夏叶未老,依然拥有绿树成荫的时候。母亲的一生,不正是如此吗?

须知,人生如路,而我们要在荒凉中走出繁华的风景来。

左岸记:快过年了,大家都回家,家人团聚,其乐融融时又有什么不能表达的?你有多少爱,就会有多少勇气;你希望家是什么样子,你就要努力地去营造那种氛围。

上一篇:道理在那里,人生在这里
下一篇:学习,是为了补充思考

管理日志

  1. 首页
  2. 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