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毒的历史

2020/05/07 (19:09)阅读: 389 views

作者:左岸

分类:风云印象

标签:历史, 评论

评论:没有评论

文/丁忆坤

围绕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,各国打了很久的口水仗,现在澳大利亚跳出来要向中国追责,当然它只是台面上的小丑,光凭它制造不了太大的风浪。

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,我觉得病毒爆发在哪里是一个科学问题,在研究结果没出来之前,政客应该少拿这件事情炒作,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,病毒有可能起源于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。

面临重大流行疾病的威胁时,团结一致,共同抗疫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。在发现有确诊病例后各国都应该加强管控,自己控制不好疫情的发展就指责别的国家,实际上是政府在推卸责任。但历史从来都是这样,不管对错,只看谁的拳头硬,谁的声音就大,胜利者不受审判。

人类从来不是一个理性的群体,中国被污名化,武汉被污名化,其实并不鲜见。

事实上,传染病的命名经常和种族歧视、非理性联系在一起。

看看梅毒的历史吧,梅毒患者救治不及时的症状很可怕,过去的死亡率也很高,关于它的起源,现在主流的西方文献都说来自美洲的印第安人。

其实印第安人很无辜,他们也没招谁惹谁,在美洲过着自己的生活,西方殖民者打破了他们的宁静,给他们带去了太多的战争、死亡和瘟疫,死于天花的印第安人不计其数,没人指责把天花带去美洲的欧洲殖民者,梅毒这种新的传染病却被认为是源自他们。

不出所料,西班牙的水手把这种病带回了欧洲,但它却未被命名为西班牙病。

病毒传遍了地中海国家,却是因为拿破仑的军队占领了意大利,作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,意大利人有他的骄傲,军事上失败了,却可以污名化法国,梅毒被他们称作法国病,这种说法就这么传播开了,跟着他们这么称呼梅毒的还有波兰,德国等国。那个时候的法国是欧洲公敌,一个推翻了封建专制王朝、不断进行革命的国家对当时所有欧洲的专制国家都有威胁。

法国人当然不接受这种说法,他们要反击,觉得梅毒是意大利人传染给自己的,于是把梅毒称作意大利病。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,文艺复兴后,意大利风气开放,性病流行,不是他们还能是谁?

后来梅毒又从波兰传到了俄罗斯,俄罗斯和波兰是世仇,俄罗斯人把这种病称为波兰病。

过去欧洲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,奥斯曼帝国,他们与整个基督教世界为敌,梅毒就被称为基督教病。

所以你看,传染病命名这件事和事实没多大关系,它与种族歧视、非理性密不可分。

那么梅毒到底起源于哪里呢?

后来有一家美国的电视台拍了一个纪录片,报道了一个考古上的重大发现。考古学家先后在英国和意大利的人类骨头上发现了梅毒留下的痕迹,物理学家可以检测出这些骨头的年份,结果发现早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欧洲就有人死于梅毒。所以梅毒是欧洲土生土长的病毒,不能归罪于印第安人。

但还是有人提出质疑,他们认为物理学家的年份鉴定有一定的误差,时间不够精确,且样本太少,有些样本是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以前,有的是在哥伦布发现美洲的前后,还有可能原来梅毒的毒性并没这么大,后来发生了变异,传染性增加了。总之不接受这个新的研究结果,印第安人还要继续背锅。

梅毒的起源已经调查研究了几百年,还没有一个定论,要拿出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结论太难了。它的命名和种族歧视有着紧密的联系,甚至连科学研究也带着种族歧视。

20世纪30年代,美国政府组织招募了六百个黑人男子进行实验,研究哪种药物能对梅毒产生治疗效果,并让他们交叉感染,检测梅毒的传播力。组织者以提供医疗保障和生活费用为诱饵骗他们签字同意,几百个黑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实验者,有些原本是健康人,这个病给他们和家人带来了很多的痛苦。

这个实验直到四十年后才被一个科学家发现,美国政府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,90年代克林顿为此进行了公开道歉,但这几百个人早已死去。

所谓的公开透明,在试验中没有体现出来,试验后也没体现出来,如果没有那个有正义感的科学家,这件事有可能就湮灭在历史中,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
前一段时间有很多自媒体上的文章,从基因测序的角度,也有从各国首例新冠患者确诊时间来分析新冠病毒的起源,但到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说法能够服众。

随着疫情影响越来越大,太多的利益裹挟其中,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进一步政治化,要想公开透明的调查难度也会更大。私底下的调查应该都在进行,但谁也不想背锅。

对国外媒体和政客的攻击性言论,国内的媒体喜欢讲道理,甚至有些媒体还在呼吁要克制,要自我审查,总之宽以待人,严以律已。这样就能换回别人的尊重吗?太天真了。他们把西方那一套太当真了,评价一个人不能看他说的,要看他做的,看一个国家也是这样。

写文章既要懂一些自然科学,也要多懂一些社会科学,很多科学问题也可能政治化,新冠病毒的起源看起来是个科学问题,实质是话语权的争夺问题。
要把西方的历史多讲给媒体和普通民众听听。一群海盗和殖民者的后代,把手洗干净了就能成为道德楷模?有些东西该肯定,有些东西要否定,在舆论场上不能跟着对方的节奏走。

现在是个信息泛滥的时代,我们还要有清醒的认识,首先没有完全的信息,再多的信息也是过滤后的和有选择的,此外,对信息的解读和反馈取决于解读人的历史、文化、立场和偏见。一定要有自己的思考,最好从权威媒体获取信息。

要庆幸中国早早控制住了疫情,能从容不迫地复工复产,如今外界的声音更多是杂音,他们能偶尔破坏我们的心情,但不可能造成太大的困难,在海外的华人要保护好自己,历史上为了转移国内矛盾,而煽动种族矛盾的事情时有发生,这一点犹太人应该最有发言权。
陈平b站视频观后感,图片来自网络侵删

左岸记:研究的结论交给专业的研究人员,不要听政治家的表演。

上一篇:其实我们都很平凡
下一篇:花入眼时少即多

管理日志

  1. 首页
  2. 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