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子里的信仰

2020/06/17 (22:57)阅读: 364 views

作者:左岸

分类:心灵旅途

标签:信仰

评论:没有评论

文/邹近夫

芒种之后迎来连绵的雨季,当你站在武水畔放眼望去,青草越发绿得逼人了。出于南岭新项目落地的原因,我和团队前去羊城踩盘。一路上各部门都在用自己的专业术语开着玩笑,除了证明自己经验丰富以外,还或多或少地透露出所在行业带来的归宿感。我一直在想那片绿得发光的草地,也许它们原本就属于那儿,而我才是一个过客。怀着这样的心态开启一段秘境之旅,我听到了设计表达出的精彩分析,也听到了工程口的惊人论断,更听到了投资对地理位置的优劣分析、营销对装饰装潢的独到欣赏。

可是我们却像窃取了果实的贼,悄悄地把一个个项目的优缺点记入备忘录。

因为市场机制在人们心中的烙印,所以从来没有人想过把这些问题清单反馈给毫不知情的对方,告诉他如何继续发扬优点保持竞争力,摈弃哪些缺点。诸如此类的现象,其他行业应该也不少。一方面是因为师出无名,别人凭什么为了你的一面之词而加以改革,另一方面,不在其位、不谋其政,何苦去自寻烦恼。

归根究底,这和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也有着某种关联,因为自私,因为知恩图报的例子几乎绝迹,所以少有人情愿看到别人因为听取你的意见而走向成功的。其实,这和读书时,不告诉其他同学好的学习方法一样,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

我所熟知的一个建筑团队,一直以铁军精神著称,可是我敢肯定他们的骨子里亦没有所谓的铁军信仰,何以见得?也许日常工作中,他们可以一丝不苟地严抓安全生产、把握工程质量,但这最多只是在他们自己管辖的范围内,恪守职责。有趣的是,换了别处亦可作为出师无名,只能敢想而不敢做。比如一个从业几十年工程管理人员,以品质和安全作为信仰,但他不能到别人的项目上去宣扬,因为这压根儿就不关你的事,而且你也清楚别人不会接受,所以哪怕你看到了他人项目上的问题存在,也不会上前指点一二。如此,则不能称之为信仰浸透到骨子里,至于平凡大众更是难寻。

好在很多人都有信仰,只是一不自知,二不自见。哪怕意识觉醒后拥抱了信仰,但却未必深入骨髓。信仰不止代表一个人的行动方向,还是精神世界里的一面旗帜,一如礼义廉耻,一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

看过不远千里潜入金三角为遇难同胞讨回公道的缉毒警察,也看过誓死保卫华侨撤离的中国海军,更看过独自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展开生死逃亡的退役军人、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对抗致命浓烟侵袭的救火英雄…这些荧幕上的情景让我对家国精神的信仰有了深刻的认识。

平凡生活中,自然也不乏警察舍生忘死追捕凶手、军人义无反顾营救溺水生命、消防员一命换一命的大无畏、医生当仁不让救治生命垂危之人的故事。对于这种不图回报、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英雄战士,他们心中不仅拥有至高无上的职业归属精神,还拥有牢不可破的伟大信仰。因而无论走到哪里,只要正义受到威胁、生命濒临死亡,他们都会不自觉地付诸行动。好比一个在北方任职的警察,到了南方看到违法乱纪之事,必然会出手伸张正义。

苏东坡《晁错论》中所言:“古之立大事者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。”仔细一想,信仰也并非遍地都是,仿佛一种稀缺资源,而警察、军人、消防官兵为何有骨子里的信仰,而普通人难有。这个除了跟意志有关外,还跟环境息息相关。你看他们那么多军事化训练以及意志磨砺,一入社会实践自然而然就有了职业的荣誉感以及使命感,这两种感觉合为一体便铸造了骨子里的信仰,普通人几乎没有经历过军事化管理,也很难深刻理解国破家亡的悲哀,更没有像军人一样亲眼目睹了流血牺牲,所以少有骨子里的信仰。

我并非存心对现实世界做出锋利的解剖和说明,而是因为缺乏坚定信仰的时代里,人们拿什么抵挡突如其来的焦虑和伤痛。

左岸记:信仰有盲目和科学之分,盲目的信仰是对虚幻的世界、不切实际的观念、荒谬的理论等的迷信和狂热崇拜;科学的信仰则来自人们对自然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正确认识。信仰的力量十分强大,盲目的信仰会带来无穷的破坏,科学的信仰将推动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。

上一篇:胡因梦的顶级魅力,是活出自我
下一篇:语不惊人死不休(278)上了985、211的孩子就了不起吗?

管理日志

  1. 首页
  2. 登录